烛虚

【汪咕哒♂】 Mead in Midnight

一枚半透明李子布丁:

「一呼一吸全都是馥郁酒气,他被拖入了一场充满痛觉和爱欲的醉梦之中。」



---



*R-18,PWP,1.2w+纯肉
*汪咕哒♂,具体来说是C汪咕哒♂,但是也含一点L汪→咕哒♂
*基于原作背景,短篇完结。
*注意事项:受方未成年/战损状态下的完全强制性行为,有伤病描写,很疼。
*因为很疼所以很不道德,有点变态,接受不了的不要看。
*非常ooc非常ooc非常ooc!
*only走肾,不要真情实感。
*说不定会有售后。


---


 


上篇


下篇


 


---


盘子太太 @碗橱 给画了封面图的但是我不会用lof放封面图……等她发了大家去她那边看吧【无力

【闪咕哒♂】只有我不行的恋爱(1)

天呢我存一下

赤渊:

闪咕哒,有天草坏坏出没


=====


《只有我不行的恋爱》


CP闪咕哒


BY赤渊


 


藤丸立香,23岁,男,入职一年,第一次有这种——完全崩溃的感受。他像鬼魂一样溜到公司的玻璃门前,战战兢兢地打了卡,机器显示他已经迟到了足足三个小时。可怕的嘀声后感应门打开,藤丸立香垂着脑袋,轻手轻脚地贴着墙往里走。他还穿着完全是昨天的衣服,皱巴巴的西装和衬衫,一看就是匆忙系上的领带,憔悴的神色——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在暗示他昨晚在外面过夜没回家。


而事实也确实是这样。藤丸立香在拐角撞到了人,他吓得差点跳起来,但在看见撞到的人以后松了口气。在他面前的是他大学时候的学妹玛修·基列莱特,对方拿着一罐刚从自动售货机购买的咖啡,在与他视线交汇的一秒露出惊讶而关切的神色。前辈——她说,您看起来……


是。是。藤丸立香没法反驳。他怯手怯脚地在楼道口张望了一番,似乎还没有人注意到他的迟到,更幸运的是,他的部门主管的办公室空着。藤丸立香将玛修拉到茶水间,悄声询问,天草四郎今天没来吗?


是——是的,好像确实是没来。玛修这么回答。


天草四郎是他们的广告部的部门主管,他的缺席也许是这个不幸的一天开头之中最幸运的事。天草四郎是个难以捉摸且棘手的男人,藤丸立香一直这么想,这位亚裔主管——该说是过于老道吗?他的表情,他的态度,他的一举一动,种种事物都恰如其分地拿捏在一条名叫暧昧的基准线上,短时间相处会造成心跳加速,长时间共事会觉得折磨。此刻他不在真是今日唯一的luck up,毕竟他不想拿着自己胡编乱造的迟到借口去主管办公室语无伦次。藤丸立香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宿醉以后的不适持续到了现在,他在自动售货机上按了红茶按钮,铝制易拉罐噼里啪啦地滚下来。


他准备蹲下身,在出口处拿购买的易拉罐,切实蹲下身的时候他无法克制地倒抽一口气,险些往后倒去。


前辈?!学妹又惊又恐。


啊啊——藤丸立香觉得自己的脑袋快要爆炸了。


 


事情的开始仅仅是一场同事之间的聚会,如果世界上有一种叫做千里眼的东西,能让他知道后面会演变出的状况,藤丸立香在一开始就不会跨过那间包厢的门槛。据说理由是为了庆功——庆祝他们的业绩超过了另一公司的竞品,他本身不想去的,但他受骗上当,完全是天草四郎的错——他的主管打电话给他,说你真的不来吗?我们部门的人几乎都来了,还是藤丸你想显得不够合群?于是可怜的五百强小职员藤丸立香为了不显得太不合群,临时在地铁换线,千里迢迢赶往庆功宴现场。推开门以后却没有在人潮中看见任何一个他们办公室的人,除了天草四郎。包厢很大,自带唱K机和无数话筒,桌上摆满了各色吃食和酒瓶,满目都是穿梭的陌生人,藤丸立香能看见隔壁的经理、分公司总管,还有……


你来了。天草四郎看见了他,把他拉到自己身边。随便玩就好,今天有人请客。


明明我们部门的人都没来!他不由自主地带了些责怪的语气——这也是当然,即便天草四郎是他的上司,欺骗人也太不应该,在场的人在职位上都至少比他高了三级,藤丸立香觉得自己完全没有理由坐在这里,尤其是他甚至还看见了他们的总裁——吉尔伽美什今天似乎心情很好,他正坐在最中央也是最好的位置,使唤服务生去拿几瓶“稍微能让人下口”的酒。天草四郎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我只是觉得有些无聊,藤丸立香反驳,您太没有考虑我的立场了,他们不会希望看见我出现在这的!


他们甚至都不认识我!藤丸立香在分公司经理震耳欲聋的K歌声中说,我根本就不该和总裁出现在一个场合!


天草堵住了他的话,他塞过来一个酒杯。


接下来的事情藤丸立香就完全不知道了,准确地说,他能记住的最后记忆停留在他跟在天草四郎后面,红着脸冲那些比他职位高三级以上的人点头。点头,喝酒,点头,自我介绍都仅限于我是广告部的藤丸,之后他就失去意识了——怎么失去的他完全不知道,也许是那些他分不出差别的葡萄酒中的某一瓶劲实在太大,又或许是他兑来兑去喝得太杂,总之他就是失去意识了,迷茫中他似乎感受到自己在走动,又或许在说话,又或许在做别的什么。


总之他失去意识了。


于是当藤丸立香再次醒来的时候,看见的便是酒店的天花板。酒店,陌生的床,全裸,打开被子还能看见各种成年人不言而明的痕迹,做了什么再明显不过。坐起身的那一刻藤丸立香觉得自己的大脑一片空白,有生以来第一次那么希望昨晚自己找的是个鸭子,更可怕的是他听到浴室里有冲水的声音,通过高级酒店的磨砂玻璃,他能看见里面有一个身形漂亮的男人正在冲澡,水声哗啦啦,藤丸立香的内心就像飓风过境后的城市。他满床满地板的翻自己的手机和钱包,终于在西裤口袋里找到了,手机明显进了水,带着一股酒味,天知道它昨晚在酒杯里泡了多久。手机怎么按都开不了机,藤丸立香甚至不知道现在几点,但他知道今天是周三,而且他肯定、绝对、百分百,已经迟到了。


他的头发乱得像鸡窝,在地板上艰难地找到了自己已经是一团的内裤,腌菜般的衬衫和西裤,用一分钟把它们穿上。浴室里的水声还在继续,藤丸立香觉得自己两腿发麻——他不知道那里面的是谁,更准确的说,他不知道昨晚与自己共度良宵的人是谁。假设这个人是昨晚包厢里的任何一个人的话,那么这个人不管是谁都能让他当场晕过去。还有什么——比自己酒后与一位比自己职务至少高三级以上的人一夜情更可怕的事吗?同性,职场,一夜情,关键词写在网站上赚破点击率,藤丸立香前所未有地希望时间倒流。从酒店落地窗外的景色都能估摸出这个套房的价钱,他忍着不适站起身,屁股真是痛极了——他从口袋里掏出钱包。


藤丸立香的手机进水,他并不能在网上搜索这个套房的价格,只能根据(几乎没有的)经验进行判断。他从钱包里抽出九张大面值纸钞——这是他目前身上仅有的现金了,藤丸立香把它们放在床头柜上。他是个有素质的人,即便是一夜情,他想着付房费总是应该的。浴室里的水声还在继续,但他真怕什么时候这水声突然暂停。藤丸立香在床头柜边翻箱倒柜,竟然没能找到一支笔,慌乱之中他也无暇留下什么信息,只能就这样任这沓纸钞躺在床头柜上。藤丸立香提着自己的裤子,借着水流声的遮掩,轻手轻脚开门。


他溜走了。


 


所……所以……


任凭是向来冷静的玛修·基列莱特,听到这样的消息,也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很快被压抑的惊呼。但她是被藤丸立香一直信赖着的可靠后辈,这种崩溃又无助的时候,遇见玛修·基列莱特,确实给了藤丸立香不少的安慰。年轻的实习女孩四下环顾,压低声音。所以前辈……确定是和包厢里的谁过了一晚吗?


藤丸立香痛苦地点头。


前辈想听我的意见吗?玛修眨了眨眼睛。如果要我说的话,我会认为那个人是天草先生。


你也这么认为吗?!藤丸立香差点跳了起来——要不是他的屁股太痛。我也认为是他,因为昨晚包厢里根本就没有几个我认识的人,我想我醉得不管多厉害,也不至于和陌生人胡来……如果是天草四郎,一切倒是说得通,何况他现在还没有来吧?


是的。玛修点头。这样看确实应该是天草先生。不过前辈,如果真是天草先生,他毕竟是广告部主管,倘若他不在意那倒也没有大碍,如果他借题发挥,会不会对前辈的职场生活有所不利?


我明白。藤丸立香觉得头疼,心想自己今早醒来的那一刻,职场生活就基本毁了一半了,好不容易通过层层筛选进的五百强企业,结果入职仅一年就和部门主管有了这种床上是非,根据公司规矩,要是被人知道,下一秒他就得抱着纸箱走人,更何况对方是那个狐狸般的天草四郎。提起天草四郎,藤丸立香又觉得庆幸对象是他,两害相权选其轻,回忆了一下昨晚包厢里的人,诸如英国分部那群名字具有古典气息的抱团人士,又诸如市场部那堆人间魔鬼,对比起来,天草四郎倒显得成了最优选择了,世道真是讽刺。


我会想办法调部门。藤丸立香一边叹气,一边打开了红茶易拉罐。


 


天草四郎在午休过后才姗姗来迟。藤丸立香把自己的脑袋缩在办公桌隔板后面,恨不得化身一樽盆栽去窥伺。他看见天草四郎——风度翩翩,神清气爽,西装明显是熨过的,头发明显也洗了,整个人容光焕发。几个职员拦住他问了几个日常事务,天草四郎温柔地一一回答,然后就转身进了自己的办公室。藤丸立香在角落看地牙痒痒,越想越觉得昨晚一定是这位部门主管没错,时间对得上,对方还洗了个舒服的澡,西装肯定也找服务生挂烫了,自己像个狼狈的小鸭,迟到还没了全勤,对方倒是优哉游哉。他正看得出神,后背被同事用纸卷拍了一下,他转头。


藤丸?这个你得去交给主管过目。同事头也不抬,隔着挡板伸过手,把文件递给他。


他愣了很久,才想起确实有这回事,昨天有一份task还没扫尾,但因为太晚了拖到了今天,确实该拿去给天草四郎看。藤丸立香尴尬地接过文件,想着他年纪轻轻就过早的体会到办公室不正当关系的恶劣之处,昨晚才过了一晚的对象,现在就要去公事公办,何况还要提想调部门的事情,这怎么开得了口?


这是昨天的task。三分钟后,他站在天草四郎的办公桌前,垂着眼帘说。


啊好,你放在这里吧。天草四郎笑眯眯地看着他。


我……藤丸立香张了张口。


该问什么?问昨晚过的好吗?真尴尬,还是装作什么都没发生?或是开门见山地询问自己是不是要调离广告部?藤丸立香脑子里在打架,天草四郎还在看着他,甚至还微微偏了偏脑袋,一副耐心地等着他发言的样子。


啊。天草四郎突然说。介意帮我去楼下取一份文件吗?


哦,哦……好。


开不了口,就迷迷糊糊答应了要去取文件。藤丸立香迷迷糊糊地走到了电梯边,又迷迷糊糊地按下了键,半晌后电梯门打开,他迷迷糊糊进去后,看着变大的电子数字,才发现自己错按成了上行。但他进都进来了,只能先跟着往上走,到顶楼了再下去。藤丸立香觉得自己精神恍惚,可能是昨晚开始刺激太大,再加上他实在、太不擅长应付天草四郎这种人了。当他终于把头抬起来的时候,才猛然从电梯的镜子里看到,此刻和自己一起站在这里的……是公司的总裁。


吉尔伽美什脸很臭——这是他的第一反应。虽然他知道自己公司这位总裁历来是个很难搞的人,但脸色能这么臭,也算是他这种底层员工少见的。这位金发的英俊总裁穿着剪裁得体的西装,布面平整——和他此时身上皱的像腌菜般的真是云泥之别,更让藤丸立香觉得惊悚的是,明明自己只是个连名字都不需要被人知道的屁民,但总裁却不知为何——正瞪着他,对,没错,瞪着。那双红色的、漂亮而深邃的眼睛此刻正狠狠地盯着他,仿佛他是什么犯下滔天大罪的奴隶。


藤丸立香:???


他迅速地、在电梯仅仅上了一层的时间,就在脑里过了所有可能会有的情况,然后恍然大悟。太蠢了,藤丸立香,他对自己说,你今天真是被废纸填满了脑子,竟然在看见总裁以后连招呼都不打。想通了这一切以后他立刻在电梯里对吉尔伽美什鞠了一个标准的九十度的躬(鞠这个躬的时候他的腰和屁股疼得差点让他晕过去),说了一句总裁中午好,然后直起身子,毕恭毕敬地挺胸站好,企图凸显企业职工良好的工作形象。


你……吉尔伽美什开口,发出了一个语气听着就充满怒气的音节。


他迷茫地抬起头,注视着他,藤丸立香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就像他不知道为何昨天起霉运就把他缠绕一般。就在此刻电梯门突然打开了,门外站着总裁秘书,这位穿着套裙、得体标准的秘书向吉尔伽美什鞠了一躬,打破了此刻的局面。她说您终于来了,您约的客人已经等了您很久。


于是吉尔伽美什似乎是把要说的话给吞了回去,一步跨出电梯,跟着秘书走了,走之前他还回头用他漂亮又戾气的红眼睛,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藤丸立香简直又惊又恐,被总裁瞪了一路真是恐怖又荣幸,但他委实不知道这是为何,他茫然地按了原本要去的楼层,一直到取来天草四郎要的文件,他都还沉静在那个恐怖的瞪眼中无法回神。


不是,这。藤丸立香觉得无解。


我做错什么了吗?






TBC


真是夜半雷文

【All咕哒♂/高文咕哒♂】Blue eyes,or GREEN EYES?

人理保障机构迦勒底核能发电站:

 「即使只有一个短暂的清晨,只要能和立香单独相处,他就不得不陷入失控。」


---

  *R-18,PWP

  *ALL咕哒♂前提的高文咕哒♂,存在all咕哒♂描写 

  *原作(?)向,设定在新宿特异点事件解决之后的一次free清理活动进行的时候发生的事情。但是没有1.5.1剧透。

  *非常ooc,非常ooc,非常ooc

  *厨房play

  *充满问题发言

  *高文→→→立香,纯单箭头。只是一次单纯的「魔力补充」。
 


---


研讨记录1


研讨记录2

【FGO迦周】完美情人--XIX--(维多利亚时代AU)

!!!?!!!!!

黑咩咩Blacksheep:

分级:NC17


警告:普通人AU,无魔术设定


配对:迦周/迦尔纳x阿周那


阅读提示:


· 一个很奇妙的AU脑洞,故事背景是维多利亚时期的伦敦,迦周都还是保留了印度人的设定。大体是一个其实并不复杂的刑侦故事,但本质上是恋爱剧


· 会有其他英灵和摩诃婆罗多中的人物出场


· 作者脑洞奇葩,请轻拍




阅读说明:


· 如果一直有跟着我微博的朋友应该知道,这篇是去年写的我的第一篇迦周_(′·ω·`」∠)_本子已经完售了,非常感激大家


· 现在把全文剩下的部分放出,为了防止有人不知道这篇文在哪里,请让我放出上一章的地址: 【XVIII】




另外,本章是肉,所以请走:  点我看全文






再次感谢大家这么久以来的支持【鞠躬】

采访完全没看过的旁友做了个德扎初印象噶哈哈哈哈哈哈。